用戶名:
密碼:
第3節 第三章

“嗯,我那時候比較健壯,剛生了孩子,奶水很多。舒家是飛天鎮上出了名的大戶人家。你娘親懷你的時候,外面看相、卜卦的人都說,夫人肚子里懷的是個以后可以光耀門庭的少爺!老爺歡喜得早早就招奶娘。夫人臨產前幾天,我被招進了舒園,一邊伺候夫人,一邊等少爺出世。” copyright Banbijiang

“沒想到又生了個女兒!”碧兒忍不住笑出聲來。原來,她在這里還這么惡作劇呀,一出生就搞了這么個大烏龍,“那個……老爺,哦,就是我爹當場沒暈過去吧?”

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“暈倒沒暈,就是三天三夜都沒起床,第四天,起來了,臉瘦了一圈,打擊很大。”沈媽淡淡一笑,跌進了舊事中,“后來,舒園就一天比一天破落,夫人也不知怎么回事,一天比一天胖,身體虛得不行,再也不能生孩子了。家里的伙計、丫環一個個都走了,最后只有我還在,我舍不得離開二小姐。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碧兒臉上的笑沒了,想起經過飛天鎮的一路上,行人看著她嫌棄又懼怕的眼神,“沈媽,是不是說那一切是我的緣故?” 本文來自半壁江圖書頻道

“別聽那些人瞎說,一個小丫頭能有多大能耐。你就是頭發有點卷、話少了點。”

banbijiang.com

猜中了!碧兒眉頭緊鎖,“舒園到底是怎么破落的?”

內容來自半壁江

沈媽憐惜地撫著碧兒的手背,“老爺以為你是個兒子,說一定要為兒子創下一份大家業,他買店鋪、買地,走南闖北做生意,滿身的勁兒。可是,夫人又生了個小姐,他一下就提不起勁兒來了,生意不做,店鋪不管,整天喝酒、逛窯子、上賭場,不知為什么,老爺一次都沒贏過。就這樣,偌大的家業一點點敗沒了。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碧兒一挑眉,撇下嘴,“他的姓不好,當然不會贏。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“咦?”

banbijiang.com

碧兒一樂,手指蘸了水,在桌上畫著,“你看,舒也就是輸,都姓‘輸’了,怎么可能贏?你看人家秦始皇叫什么,嬴政,聽聽,這名字多帥氣、多響亮啊,所以他才能統一六國,做了始皇帝。是不是?”久久聽不到回應,她抬起頭。

banbijiang.com

沈媽正一臉驚愕地瞪著她,像看到個鬼,“二小姐,你……你什么時候學會識字了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碧兒烏黑的眼珠骨碌碌轉了幾轉,一雙清眸定格在正在桌上比畫的手指上,揚起兩道眉,“我不識字?” copyright Banbijiang

“瞧你說的,這世上哪有女子讀書的道理,女子無才便是德。”沈媽嘆了口氣,“話雖這么說,有些大戶人家也會為小姐們請個先生回來,教兩個字,那也是為了識《女兒經》呀,日后嫁了人,好遵守禮規。緋兒小姐小的時候,舒園就請過先生。可是二小姐你四五歲的時候,舒園維持生計都難,哪里還請得起先生。”

copyright Banbijiang

碧兒偷偷吐了下舌,她原來還是個文盲呀!

半壁江圖書頻道

“二小姐剛剛畫的是字嗎?”沈媽不放心地又問。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碧兒歪著頭,思索了一下,神秘兮兮地湊近沈媽,“沈媽,我悄悄告訴你啊,昨天我不是被風卷上天了嗎,從天上摔到地上后,我不僅完好無損,腦子里好像還多了許多東西,比如我能識字了,我可以知道幾年以后、幾十年以后、幾百年以后發生的事啦……唔!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沈媽突然一把捂住她的嘴,面露驚惶地朝外望了望,“我的好小姐,你不要亂說,要是別人聽到,會把你綁在樹上燒死的!現在人家都說你是禍害精,見了你都躲著,怕沾上霉氣,你難道要別人再把你當成狐貍精嗎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這“狐貍精”一說,好像是指擅長勾引男人的某種女人。沈媽用詞不當。不過,她能知身后事,說來應該也算半個仙或者什么靈妖。不管是妖還是仙,是真的多好,她也不必被困在這座荒園里,直接飛回2013,做她的娛樂記者,把這個穿越經歷寫本書,保證暢銷。

半壁江圖書頻道

可惜這是個白日夢。穿越前,她是“小遜”;穿越后,她成了“大遜”—真是噩夢無盡!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“這生男生女是根據父母的因子決定的,和我有什么關系?再說生了女兒怎么了,女兒不是人嗎,重男輕女!”碧兒推開沈媽的手,長長地呼吸了一口氣,憤憤不平地嚷道,“還有呀,生了女兒就該墮落?明明是舒老爺自己不爭氣,還把責任推到我頭上,明明就是栽贓!” 半壁江圖書頻道

“閉嘴,快閉嘴!”沈媽急得直跺腳,“二小姐,你確實摔壞了腦子,凈說胡話。這些話在我面前講沒事,千萬不能和別人說啊!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碧兒嘟著嘴,悶悶地點了點頭。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“沈媽,快看茶,來客人了。”門外,傳來舒夫人大嗓門的叫聲。 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碧兒走出廚房,探頭望去。客廳中坐著的那個瘦得尖嘴猴腮、眼睛血紅,像熬了幾夜的中年男人是舒碧兒的爹—舒老爺吧?緋兒的眼睛像他,勢利得很。他坐在主人位上,身邊坐著胖胖的舒夫人,真是絕配—兩個人要是出去說相聲,不用開口,光站著就很逗。

半壁江圖書頻道

對面客座上是個三十多歲的穿錦袍的英俊男子,蓄著短須,眼神詭詐,但他用滿臉的笑意掩飾住了。這個男子眉宇間和君問天有點相似,但君問天的俊朗深刻立體,有著后天沉淀的霸氣,帶有侵略性,他則僅僅是一具長相不錯的皮囊。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沈媽端著茶盤,小心地邁過門檻,瞟了下客廳,壓低嗓音說:“是飛天堡的君大少。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“君問天的哥哥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“是君堡主的堂兄君仰山,一定又是為那塊地來的。”沈媽搖了搖頭,走向客廳。

banbijiang.com

碧兒聽不明白,看到園子里吊著個秋千,試了試繩索,還算牢固,便一屁股坐上去,晃悠悠地蕩到空中。午后的陽光把她的影子拉長,一會兒在廳中,一會兒在廳外。客廳中喝茶的人就覺著廳中的光線一會兒暗,一會兒明。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“那位就是舒家二小姐吧!”君仰山看著半空中飛揚的卷發,笑問。 copyright Banbijiang

舒富貴羞慚地嘆息,“唉,家門不幸,生此禍女,不談不談。君大少,今天光臨寒舍有何貴干?” copyright Banbijiang

君仰山抿了口茶,溫雅含笑,“舒老爺是個明白人,仰山三番五次來府上,沒別的事,還是紅松山向陽的那塊草地。那塊地荒了好幾年,不如賣給飛天堡吧!”

本文來自半壁江圖書頻道

舒富貴和夫人對視一眼,很有深意地笑了笑,“我還是老話,不賣!” banbijiang.com

“舒老爺如果擔心價錢不合適,放心,我二弟說過了,一定不會讓舒老爺失望。舒園日子也不算富裕,這塊地要是賣給飛天堡,至少可以讓舒園享福個十年八年。” copyright Banbijiang

“那十年八年以后呢?”舒老爺撫撫頷下稀少的胡須,“這塊地,是荒了好幾年,可不管怎么樣,那是塊風水寶地,背依紅松林,旁靠玉湖,面朝正南方。光線好,水氣足,地肥沃。養馬,馬壯;養羊,羊肥;種谷子,谷子又實又足。不只是飛天堡想要那塊地,想要的人多了去了,開的價高得驚人,我都沒答應。”

半壁江中文網

君仰山納悶兒了,“這就怪了,既然舒老爺知道這塊地的價值,卻讓它荒著,到底是何用意?” copyright Banbijiang

舒夫人接過話,“舒園已經一蹶不振,那塊地是現在唯一值錢的家產,我們是準備把它留給緋兒做陪嫁的。”她意味深長地擠出一臉的笑。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君仰山了然了,“舒大小姐美若天仙,又有這么大份的陪嫁……那舒老爺對未來女婿的要求和聘禮一定不會低嘍!”

本文來自半壁江圖書頻道

“女婿嘛,有頭有面就行,年紀無關,長相不問,原配還是填房都可以,聘禮呢……”舒老爺看看夫人,兩人默契地點了下頭,“就是當我和夫人是親生父母,養老送終,一輩子吃香的穿綢的,有樂的有玩的。” 半壁江圖書頻道

“這要求真不高。”君仰山瞇了眼,似笑非笑,“仰山還有事,先告辭。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“君大少慢走,請代問君堡主好!”舒富貴夫婦起身送客。

半壁江圖書頻道

君仰山走下臺階,隨侍的家仆拉過馬,他剛想躍身上馬,先是聽到一聲“啊”的驚叫,接著聽到“啪”的一聲,眼前閃過一道黑影,還沒等他看清是什么,就感到額頭上被什么重物重擊了一下。他忙抬手去捂額頭。這時,他身后的馬一聲驚嘶,馬蹄一抬,他一下就飛出了十幾步外,疼得趴在地上動都動不了。

banbijiang.com

半空中,秋千架傾斜著,半邊繩索不見了。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“君大少,您沒事吧!”舒富貴一張臉都嚇白了,忙不迭地上前去扶。 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“碧兒!”舒夫人兩手叉腰,兩眼朝天,鼻孔中冒著白氣,瞪著坐在地上齜牙咧嘴、揉著屁股的碧兒,一聲狂吼沖上前去,“你又闖禍了!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碧兒顧不得疼,雙手舉過頭頂,“我不是故意的,是……那個秋千繩索不結實,它……突然斷了,坐板收不住,碰到了那位……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最新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
發表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
七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